miracle,惊蛰是什么意思,说说

频道:推荐新闻 日期: 浏览:263

每经记者:陈旭 每经编辑:孙志成

图片来源:东方IC

从一部电影可以获得的荣誉朝鲜飞行员是什么梗来讲,《地久天长》应该算是国产影片中相当优秀的了,不仅成为了2019年2月14日柏林国际电影节首映影片,并且其主演王景春、咏梅还包揽了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熊奖和最佳女演员银熊奖。

但在国内市场,《地久天长》似乎没有取得柏林国际电影节上的那番成就,这从该片的拍片占比就能看出来。

首日排片占比仅为6.5%

《地久天长》于3月22日在国内上映,其首日拍片占比仅为6.5%,而3月23日,周六,在这种对初映影片来说堪比金子般宝贵的日子里,其排片率竟然进一步下降到只有6%。

不晓得是影片主创淡泊功名,还是投资方不计较利益得失,抑或是宣发团队miracle,惊蛰是什么意思,说说太过佛系,到目前为止,除了在北京邀请过一班电影圈的同行来捧了个“人场”、举行过几次看片会以外,在其余媒体的端口上,该片似乎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宣传推广活动。

如果这样的排片状态持续下去,那么《地久天长》的票房一定是堪忧的——首周尤其是首周末,通常在一部影片票房的总收入当中占着至关重要的位置,然而目前该片首映当天票房仅有658万,23日虽然稍高,也只有962万,加上此前点映场次,截至周六的累计票房也只有2100万元左右。按照猫眼专业版的预测,影片最终票房可能只有5836万元左右。

这还是一个法兰西组曲总票房的预测值,如果去掉各大购票平台的服务费等,分账票房还达不到这一数额。即使把1931女子天团分账票房按照6000万元的预期来计算,按照片方当前不到37%的分账占比来看,恐怕最终只能得到2200万元左右的收入。

作为和贾樟柯齐名的第六代导演领军人物,导演王小帅从这部影片中能拿到多少酬劳,我们并不清楚;而作为上个月柏林电影节新科影帝影后,该片男女主角王景春和咏梅打铁空气锤虽然创下了中国电影演员在表演方面的又一个纪录,但他们的片酬显然不能跟一线的流量小生(小花)们相比,而且加薪妈妈和女儿photolemur加酬也应该是这部影片出品以后的事儿了。

《地久天长》路演活动。王景春、王小帅、咏梅白裘恩真正身份(图片来源:东方IC)

中国电影宣发需要找准目标群体

依照资本逐利的天性,什么类型的影片赚钱,就会投拍什么样的影片。《流浪地球》正好提供了一个无比成功的范例,从近一两年各大影业巨头的制片计划就可以看出,已经有多部国产科幻电影提上了日程。

资本的扎堆进入,这是市场自发的选择,原本无可厚非。但由此一来,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随着资金、人力、物邹扶澜书法力的一哄而上,虽然万星威官方旗舰店能够堆出少数几部优秀作品甚至是精品,但多数影片却难免沦为跟风炒作的平庸之作,甚至是票房、口碑双输的残次品。

虽说观众需要喜剧片、科幻片、恐怖片等各种类型的影片,但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永远是不乏群众关注的主流题材,其中的匠心之作甚至能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典范。这正如去年大热的影片《我不是药神》一样,所带动的全民热议也引起一串连锁效应,对我国进口抗癌药物集中谈判、降低药价、纳入医保都间接产生了促进作用。

从柏林电影节上的表现来看,《地久天长》同样是这样一部极具现实意义的上乘佳作。它将失独家庭放在聚光灯下,作品本身虽然没有刻意去渲染过分强烈的情感,但正是这种冷静、理性的镜头语言,却往往能够触动观众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并产生潜移默化的力量,推动社会对这一群体赋予更多的关爱和支持。

回到排同仁圣方片这一话题,这同样也是要遵循一定的市场规律。就好比同档期目前排片居第一位的《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从上映第二天起就逆袭好莱坞巨片《惊奇队长》,目前格斗堂上映11天已经取得近8亿的票房收入。

为什么该片能取得这么好的票房成绩?很可能是因为其宣发找对了目标群体——即电影市场上约20~30岁这一主流观影人群。他们愿意为了一个需要哭哭啼啼释放感情的“催泪弹”作品去电影院消费。但《地久天长》作为一部从30年前讲起、贴着知青和下岗工人等标签的影片,关注度本来就少,更不用说也不能带着道德绑架去要求院线方强行把有限的排片资源向《地久天长》倾斜。

就在《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和《地久天长》同一档期,还有一部或许能给人带来小惊喜的电影——《老师好》。这部除了相声演员于谦之外别无任何明星主创的小成本影片,上映仅仅两天就已取得5478万元的票房,而且取得了不俗的观众口碑,算是3月档期里第二匹黑马。

《地久天长》路演活动。乌克兰幼女王景春、王小帅、咏梅(图片来源:东方IC)

根据猫眼专业版的预测,《老师好》有望获得2.6亿乌布拉金元的总票房。由此算下来,3个半该片的票房收入,再加上《地久天长》约5800万的预测收入,堪堪与《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预测的9.68亿元票房打个平手。

不管是《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还是《老师好》,其成功都不是偶然的因素,秘诀就在于找准了自身的目标观众群——前者是恋爱中的年轻人,后者是缅怀中学时代的80后、9数码宝贝linkz0后,而这一群体都是电影动漫gv市场的主流。从这一层意思来看,《地久天长》如果想要取得尽可能多的收入,当然也乌鸦喜谀得找到自己的目标受众群。

然而它的目标群体又是谁呢?以前上山下乡的知青,后来大多进入国企的职工,他们中绝大多数都已年约六旬,过上了含饴弄孙的退休生活。虽然他们有着最富余的闲暇时间,但却几乎是天然与电影院绝缘。

有一个例外就是一年多以前的《芳华》,同样是以老年群体为主要受众,却取得了14.23亿元的总票房。但要看到,《芳华》发行上海汇聚投资有限公司之前就在央视和一些强势省级卫视频繁做宣传,准备工作之充分是《地久天长》远远难以望其项背的。

到2018年底,中国超过60岁以上的人群已经有2.5亿人,再加上50~55岁左右退休的女职工、女干部,实际人数会远远大于2.5亿人。就算这里面有一半生活在农村,但实际是我国截至去年末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就已经达到59.58%,这也就意味着,有超过1.5亿人是常年生活在城镇里的。就算这1.5亿目标群体里只有1%的人会买票进入影院,那也能达到150万的观众,就以当台湾担仔面加盟电话前优惠票价的最低限19.9元来看,也能折合成3000万元的票房。

作为近年来为数不多的获得过国际电影节奖项的国产电影,《地久天长》如果现在赶着做宣传虽说起步稍迟,但亡羊补牢,总好过唉声叹气自甘失败。而且就算上卫视太晚,让几重生炮灰农村媳个最有影响力电影圈公众号友情安利一下总会有一定效果吧,再不济的话,宣发团队每天瞄准若干个跳广场舞的大群丢电影宣传,说不定还搞出一个病毒式营销来呢。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