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超,香菇的做法,乾陵-疯人院-创业创新爱好者的家园

频道:我们的头条 日期: 浏览:251


我写上海俚语,不下数十篇。也曾不止一次说过,上海俚语的字眼,大多含有贬义,至少也有几分“钝钝侬”的意思。即使近年来死灰复燃的“声调”、“模子”等,好像忽然巨大上起来,老上海仍能一目了然,至少它们的身世并不怎样。

 

所以要写上海人的做人窍坎,就发现,理不平而词略穷。毕竟要一些形似正面的字眼来撑市道,绷局面。一番搜肠刮肚,冥思苦索,总算想出来了八九个。再一看,还真的个个顶用,用上海话来读,还有点押韵呢。

 

所以,就有了上海人的做人窍坎“九个要”。曰:

要知趣、要敦样、要弹硬;

要来讪、要落槛、要海外;

要拎清、要摆平、要懂经。

至于“一个覅”,等歇再讲。先听我将“九个要”一一道来。



一曰“知趣”。

相者,人面也。知趣即识人面。杜先生从前曰过,做人,要吃好人面、情面、局面三碗面,人面便是榜首碗。又有云,相由心生。故知趣亦即识人心。有道是,预兆不轧,苦头吃煞。识人识面又识心,便是最要紧的轧预兆,而非一般的见风使舵。上海人知趣非为其他,要点先要保护好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二曰敦样。

敦是勉励,敦是推重。样即人样,样即到位。敦敦样样做人,用宁波话来讲,便是“像人吤做耷来”。做人像人,看似简略,其实不易。须不时敦促自己,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敦又是古代食器,有三足。喻慎重。敦仍是宽厚,是笃实。用英文讲,即honest & sincere。沪人亦常以敦样喻人容颜正经。须知容颜正经的背面是气质正经。



三曰弹硬。

上海人历来不缩(怂),也历来不是好欺压的。做人要弹硬,是各色沪上人家的家训。弹硬不是硬上弓,而是请侬吃弹皮弓。弹硬者,侬若碰上来,能够硬得让侬弹转去。弹硬者,从不东惹惹西惹惹,而是不生事,不怯懦。打铁先要本身硬。做人知趣,做人敦样,不硬也硬。硬是有理,弹是有节。



四曰来讪。

沪人赞人有本事,曰来讪,亦曰来事。吴语之讪,非谤也,能说会道也。来讪来事,一文一武,本自具足,方可立世为人。沪上人家皆富裕人家,凭本事吃饭。只会“翻樱桃”者,人皆轻之。近来世风日下,奉承巴结作公关,呼风唤雨当情商,不讲真知灼见,不会真刀真枪。沪人只好叹之曰:迭能下去,哪能来讪。



五曰落槛。

落槛即到位。到位,用英文讲更准足:to the point。落门落槛,原系浦东木匠造房规矩,架门框,上门楣,最终还要落门槛,要样样舒齐,再算竣工。门槛不落到位,歪的,不但有碍观瞻,还简单绊跤。做人更要落门落槛。凡侬现已手,无需再添手。一事当时,先分职责,能躲就躲,先已不落槛了。



六曰海外。

做人要海外,又名:做人要四海。海外是得当大方。待客之道,贵在心诚。有则倾囊而出,没亦不用苛求。台型无需瞎扎,气派何须乱掼,无非是要对得起人面,留得住情面,绷得牢局面。历来唯有得当者得局面、得情面、得人面。牢记:海外不行过头,过了头,就变成他人口里的“海外大奇谈”了。



七曰拎清。

做人顶顶要重要拎得清。拎不清侬都不好意思讲自己是上海人。拎清,不是血清、蛋清、门前清,重在拎字。拎即提点,即暗示。上海人最讲“接翎子”。赤膊翎子豁过来,侬也接不牢,夫复何言。有道是,自悟自觉,那是最好。一拎就清,孺子可教。拎而不清,可气可恼,买块豆腐撞撞煞拉倒。



八曰摆平。

做人最好样样摆平。屋里向,上摆平老的,下摆平小的;单位里,上摆平顶头上司,下摆平出窠兄弟。社会上,逢山开路,遇河搭桥,左右逢源,万事好商量。摆平人家,先要摆平自家。功利摆两旁,真挚摆中心。如此,方能摆平人面,摆平情面,摆平局面。千万不行八只瓶七只盖,驼背睏棺材。摆平极难。人生往往他人没摆平,事体没摆平,自己已摆得煞煞平了。



九曰懂经。

懂字简单懂,经字费猜详。上海是百年商埠,除了生意经,还有什么经?生意经便是商业规矩。上海人最讲规矩,并且万事先讲规矩。侬不讲规矩,一句话厾过来:“不是生意经嘛!”懂经,不但是懂规矩,还要懂全国大势,懂事物规则,懂人情世故,甚至于懂女性(男人)心思。懂经,实在是提高自我生命质量的不贰法宝。



讲了“九个要”,还有“一个覅”。那便是“覅哇啦哇啦”。

金宇澄写《富贵》,写了一千多个“不响”,可算是得了真理。胡同里,不响或不大响出来的,都是好人家。“哇啦哇啦”朋友,简单误发地域轻视。

 

有人会讲,响响么有啥啦。现在不是盛行有爱就要喊出来,有苦就要吐出来么?哪怕上电视上抖音上热搜亦在所不惜。要点是,响了有何用。除了自己口燥唇干,大约都没什么用。一瓶矿泉水两块钱,人民币不是橘子皮。

 

眼前,咱们都正受着某种冤枉。不响的,是智者。“哇啦哇啦”朋友,敬而远之可也。

 

(完)


我最近还写过:


从“今日天气哈哈哈”到“今日天气哇哇哇”

从贝聿铭大师谈到上海最早的英语角

当年我怎样当翻译:陪着shopping也是真日子

当年我怎样当翻译:要什么toilet,咱们只需求蹲坑

我恨宫爆鸡丁

五原路:上只角的贩子气

钱家塘(荡)的最终一汪水在哪里干枯?

过房娘:江南人家的又一门亲眷

你乘电梯是怎样揿按钮的?

那些年,咱们是怎样回上海的

1978年,南京路的“小新雅”来了这样一帮人

50年了,总有人陪不了咱们走这么远

50年前的今日,咱们就这样被你“欢迎”

“老克勒”,仅仅个传说

淘浆糊:上海言话里最终的切断

“敲煤饼”,一个最短寿的上海贩子俚语

“上只角”,“上”在哪里?

上海话描述面孔丑陋的44种讲法


需求购买我签名的《上海穿堂风》、《上海野狐禅》、《上海小日脚》、《上海壁旮旯》、《上海名堂经》和《上海有声色》的,请扫描下列二维码进群。按群主要求处理即可。



假如用手机打赏,请长按此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