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0航班,iwatch,role-疯人院-创业创新爱好者的家园

频道:推荐新闻 日期: 浏览:274

本文作者贾英华与秦含章及其子秦大文合影

1956年,周恩来总理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科学家(右二为秦含章)

汾酒厂前竖立的秦含章塑像

秦含章与妻子索颖在茅台酒厂的秦含章铜像前合影

秦含章百岁时在人民大会堂获特别贡献奖

一位宣统年间出世的老寿星。我国近现代酿制业的创始者,一位当之无愧的大国工匠。茅台酒厂和汾酒厂,分别在白叟在世之时,为他竖立了塑像。其著作六千多万字,仙逝前仍居于粗陋的房内,其书房仅有六七平方米。

贾英华

2019年8月21日上午9时,消沉的哀乐在八宝山兰厅响起。这儿正举办着112岁的今世传奇“酒圣”——秦含章遗体告别仪式。

8月15日13时22分,秦含章在北京向阳医院溘然仙逝。音讯传来,业界震动。

悼念会上,我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致悼文,其间写道:咱们失去了一位门生全国的一代宗师,失去了一位创始而且推进新我国食物和酿酒工业从落后走向光辉的世纪权威,失去了一位“不忘初心、紧记任务”的优异共产党员。

当我垂首向秦老的遗体三鞠躬之际,一段不算太远的往事涌上心头。

有缘结识

一对传奇的长命白叟

此乃奇缘。

初度见到秦含章配偶,是数年前在女儿的婚礼上。当我的女儿回国举办新婚仪式之际,一位慈眉善目的白叟站动身致词。他穿戴一身俨然周恩来总理如出一辙的灰色中山装,气宇不凡。本来,他就是我女婿的爷爷——秦含章。

身段颀长的秦老,说话声如洪钟,谁知,我竟然一句都听不懂。本来他说的是典型的浓郁的浙江口音,通过他妻子索颖的翻译,我才听懂了粗心。我的女婿是秦老配偶最喜爱的小孙孙。难以置信的是,秦含章配偶——妻子索颖年逾九十,而秦老那年已104岁高龄,这是我往后才晓知的。看上去,秦老竟然是个英俊的充溢精气神的长命长者。

婚礼往后,满面笑容的索颖走上前来,代表秦含章亲手向我送上秦老的几部亲笔签名的著作。这使我惊诧万分,谁料想我这位亲家老寿星不只是一位大名鼎鼎的酒界权威,还竟是一位高产作家。

畅谈之中,索颖遽然戏弄地对我说,你俩是同行嘛。这简直使我不知怎么应对了。只好许诺,往后向二老赠送我的拙作——“末代皇帝系列”。婚宴完毕,秦老临走时,约咱们配偶前去家中做客。女儿婚礼上的邂逅,使我惊喜万分。

但是,关于两位白叟的身世,我竟一窍不通。因为我的女儿楠楠和秦含章配偶的孙子欣欣是在国外读书时相识的。关于两边老一辈的身世,天然知之不多。往后,我通过与秦老和索颖来往之后,才知二老的传奇身世。

秦含章乃宣统年间生人,是我国“庚子赔款”终究一批赴美留学生。在与咱们攀谈之中,白叟总是侃侃而谈,谈兴颇浓。其妻索颖,身世满族镶白旗家庭,年青时也曾留学欧美,西直门外的索家坟,就是她家祖坟。索颖的亲姑姑竟然是我的八条居委会的老街坊——载润贝勒的侧福晋。

我家至少三代嗜酒,此次竟然与“酒圣”结缘。一次,索颖打来电话与我聊得非常起劲,说起来,越说越近。她仍然觉得不过瘾,竟遽然撂下了电话:碰头再聊。没过一瞬间,索颖已然打上出租车到了我家,登时把我和家人吓得愣住了。她神态自若地坐下来,泰然自若地聊起晚清的满族和皇叔的一些趣事。其时索颖已年逾九十,对坐长聊几个小时后,我才把她陪送回家。秦含章见状,哈哈大笑。我这才如释重负。

显着,这是一对传奇的长命白叟。

贵州茅台酒厂广场上所竖立的一尊秦含章的雕像,宛如一座我国酒文化的前史丰碑。开始途经的路人常常提问,此乃何许人也?

不为人知的是,这位饱经沧桑的百岁白叟,乃是五六十时代周恩来总理亲身录用的“技能总监”,曾两次带队来到赤水河畔,是为发掘茅台酒的技艺传承作出贡献的大功臣。

但人所皆知,为在世之人严肃认真竖立塑像,显着是极为稀有之事。这位人称“酒界权威”的秦含章,闻知后,即在妻子索颖陪同下应邀前往茅台酒厂,在这尊塑像前合影留念。恭敬地伫立于一旁之人,就是秦老的弟子——时任茅台酒厂董事长的季克良。

其名“含章”

恰是他终身的真实写照

不少人感到猎奇,我是专写晚清人物的作家,因何挥笔记叙这位酒界权威?

其实,并非因为秦含章是我的亲家爷爷,更重要的是,此乃我熟识的传奇人物傍边,仅有宣统年间出世且仍然健在的老寿星,还被称为我国现代酿制业的创始者,一位当之无愧的大国工匠。

老寿星秦含章,1908年2月15日生于江苏无锡张舍镇一个赤贫的书香门第。秦老出世之际,恰值宣统皇帝——溥仪刚刚登基。

而秦含章的姓名——“含章”二字,取自于《易经》坤卦第三爻的“爻辞”: 含章可贞。含章:即“含”物于口内,可引申为内心世界。“含章”又指胸含文墨,有常识,具有夸姣的道德,但宛转而不显露。

名如其人。秦含章的姓名,恰恰是他终身的真实写照。

老寿星秦含章,虽是112岁的白叟,说起话来却是思路清晰,声若洪钟,若聊起酿制工业,尤其是白酒,往往一时半会儿刹不住闸。此刻,他的脸上总是洒满阳光般的笑意。

关于祖上光辉的家世,秦含章向来三缄其口。若追根究底,秦含章乃宋代闻名文学家秦观——秦少游直系后人,他宗族中出过许多状元、进士等大文人,先人系江南锡山秦氏,乃传承多代的江南名门望族。据不完全统计,仅明清两代,秦氏宗族考中秀才的近千人,翰林13人、进士33人、举人79人。若称之世代相传的书香门第,并非夸大之辞。

祖上的前史,并没给秦含章带来多大走运。别看他亦是明代两京五部尚书秦金的直系后人,可到了他这一代,却因为家庭清贫,竟然无钱读书。虽然其父秦汝煜年青时,也以科举斩获功名,18岁即考中秀才,在家园设馆教学,却收不起儿子当学生。

无法之下,在家排行老四的秦含章,迫于家境,刚刚3岁便被送到一个亲戚家寄养,从此过起了艰苦日子。在年少,他不只放过牛、养过猪,还种过蔬菜,养过蚕宝宝,能够说,简直干过悉数脏累的农活儿。但他最仰慕而高兴的是,牵着水牛途经书院时,悄悄趴在窗外倾听朗朗读书声。这使他心中很早便产生了读书的夸姣神往。

神往终究如愿。因为深受书香熏陶,秦含章在父亲的鼓舞下,通过多年夙夜苦读,在1931年参加庚子赔款公费留学生考试时,竟然以全国第二名的成果获出国留学资历。聪明的秦含章,经在海外吃苦学习,知晓五国文字,专科常识更是鹤立鸡群。在1935年,秦含章获比利时圣布律农学院工学替补博士学位,又进入柏林大学发酵学院研修。以其才调和才能,秦含章满能够在欧洲轻松地过上殷实的上层日子,但他胸襟报效祖国的远大志趣,决然归来,终成我国酿制业和酒职业的“权威”。

秦含章也是一位晚清以来的前史风云见证人,与我国前史上许多杰出人物颇多交集。闻名人口学家马寅初是他多年了解的老搭档。他在中心大学任农化系主任之际,与不少搭档成为老友,比如闻名画家傅抱石——曾亲手赠送他多幅大幅国画著作,扔进家里的柜子里数十年,至今已无价之宝。其他亲近来往的搭档中,也有不少传奇人物:任新我国第一任农业部部长的梁希,闻名奸细潘梓年(被毛泽东钦点为《新华日报》第一任社长)、教育家顾毓琇(民国教育部次长、中心大学校长)等人。耳熟能详的闻名人物,足以写上一大串。

那时,甚至连鼎鼎大名的大文学家郭沫若也与秦含章来往颇熟。这些闻名学者,大多成为新我国各职业的顶梁柱。现在,皆悉数在世已久。

在民国期间,秦含章出任过江南大学农产制作系主任,与江南大学文学院院长、国学大师钱穆成为街坊。两人不久便成了亦师亦友的“莫逆”之交,常常对坐长聊,两家人也成了了解的老友。称他家谈笑有鸿儒,来往无白丁,绝非虚言。

业界权威

对我国酿酒工业的卓越贡献

新我国建立后,1950年,由政务院总理周恩来亲身点将,秦含章受命调京,先后出任中心政府新建立的中心食物工业部、中心轻工业部参事。秦含章几回参加全国人大代表会议时,至少5次和周总理妻子邓颖超同在一个小组。邓颖超奉告秦含章,周总理对茅台酒有特别情感。当年赤军长征途经贵州茅台镇时,当地大众手捧茅台酒夹道欢迎,周总理当即下马品酒。当周总理传闻茅台酒精含量达65度,当即指示把酒留给伤员消毒。由此,茅台酒救活了不少赤军将士,也为赤军长征立下了永存勋绩。

新我国建立后,周总理仍一直惦念着茅台酒。1956年,周总理在广州羊城宾馆亲点秦含章作为轻工组副组长参加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编写。恰巧,当天晚宴上星期总理和专家畅饮的就是茅台酒。尔后,秦含章还参加了茅台酒的改善试验及异地酿制试验。这是颇具前史意义的“判定”。

秦老曾向我当面回忆说,茅台酒厂一度曾想象在三百里外的遵义市酿制茅台酒,不料,茅台酒质量却发生了巨大变化。试验成果发布,秦含章鼎力支持茅台集团董事长季克良的观念:若脱离茅台镇,酿不出茅台酒。

后来,他出任我国食物发酵工业研讨所第一任所长(今我国食物发酵工业研讨院),掌管并参加一系列国家级科技攻关项目。

八大名酒之一的山西汾酒,向来在我国酒界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当年山西杏花村汾酒遇到技能难关,也是由秦含章带队霸占的。1962年,汾酒厂在全国白酒评比中一败涂地,轻工部部长亲令,让秦含章挂帅率课题小组奔赴山西。秦老在窑洞接连住宿两年,彻底处理了汾酒累积沉积物这一久攻不克的技能难题。

由此,汾酒厂在全国科学大会上喜夺“国家科技贡献奖”。秦含章也因为成功解析白酒的科技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外人哪知,这凝聚着秦含章多少汗水。

他以处理酒界的疑难问题为任务。当秦含章发现青岛啤酒一度呈现污浊问题,两次带队赴青岛啤酒厂考察,吃住在厂里,总算发现啤酒沉积的原因,而使质量显着提高。秦含章作为江南人,使用早年国外留学的人脉优势,带团出访,引进欧洲先进工艺,使黄酒的高科技含量,跃升一个台阶。

秦含章以一生精力,霸占了我国酒业几个“名牌”的技能难题。河北长城葡萄酒厂、张裕葡萄酒厂、姑苏酒厂、无锡酒厂、绍兴酒厂以及青岛啤酒厂、山西汾酒厂等酒厂,无不逐个留下了他的脚印。直到1990年6月,82岁高龄的秦老才退休。若用其妻索颖的话来说:秦老已沉积成绝无仅有的“世纪陈酿”。

2007年,年届百岁的秦含章,被我国食物发酵工业研讨院颁发“终身成就奖”。

晚年爱情

也是长命的重要因素

良久以来,秦含章配偶已成为京城百岁长命的典型人物。

若探求秦含章配偶的长命诀窍,爱情显着是重要因素。惋惜的是,秦含章的前妻在“文革”中不幸去世,他感到非常忧伤。在近10年里,秦含章独自一人养家糊口并照料着儿女。

哪知,在他身上发生了一见钟情的故事。1975年,53岁的索颖中年丧偶。在朋友介绍下,秦含章和索颖偶尔相识——此刻被下放至江西的秦含章,偶尔见到朋友拿来索颖的一幅相片,便发自内心喜爱上了这位比自己年青十五岁的女子。索颖生于1922年7月,自幼便接受了杰出教育,从欧美留学归国后与于若木一同成为我国养分学创始人。她先后创建了北大医院结核病院、安全医院、宣武医院等医院的养分室。她还研发出了猕猴桃养分液,得到国家主席李先念的亲笔题词奖赏。

当年,秦含章使用出差之机从江西赴京,以学生的身份前来听索颖教学养分学课,不久二人双双坠入爱河,终究喜结连理。婚后数十年如一日,夫妻二人从未争吵过,秦含章一贯对妻子百依百顺,还总愿借孩子口吻,张口就是索颖妈妈怎么。可见两人恩爱无比。

越到晚年,作为老来伴儿的配偶俩,一时一刻也离不开。多年之前,秦老右耳因为患病,逐渐失聪。每当家里到来贵客,妻子索颖便会笑着靠近他的左耳,把来人的话“翻译”给他听。其实,秦老仅从她了解的嘴形,便可猜中八九成。有时,妻子一个手势,秦老就能立时理解是什么意思,而心照不宣。

令人万分惋惜的是,93岁的妻子索颖,于2016年病逝。索颖住院期间,107岁的秦含章一天忽然跨进北京宣武医院的病房。本来,他牵挂妻子,非要前来看望妻子不可,谁劝也不可。

妻子索颖去世,全家人起先都瞒着秦老,不敢奉告他这个不幸的音讯。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秦含章良久没听到妻子的切当音讯,已猜到了多半。家人眼看真实瞒不住,只好在一番衬托之后,将真情奉告秦老。切当得知后,秦老一度情绪消沉,几天不吃不喝。不久,他想通了,才康复了往日达观的常态。

面临世人种种猎奇的问询,秦含章生前曾发表过长命诀窍:我之所以长命逾百岁,除饮食,主要靠坚持勤动脑、勤着手、勤动脚。秦老简直每天写诗,他编撰的数百首诗词,大多是摄生及品酒方面的。最可贵的是,秦含章勤于着手,每天操练书法。众亲朋无不以喜获秦老一幅书法为荣,他也将操练书法作为长命之道,常常骄傲地说,我天天站着练书法,这是最好的身体训练办法之一。

秦老的妻子索颖生前屡次谈起,白叟最怕孤单。如果能常与亲朋谈天沟通,必定有利白叟的身心健康。有一点往往被人疏忽而有必要着重的,那就是:

人生高兴,才是长命的“灵药”。

笔耕不辍

在仅六七平方米书房著作六千万字

直到去世停止,秦含章配偶一直居住在北京团结湖的两间一般民宅里。家中虽然非常整齐,却仅有几件再一般不过的五六十时代的粗陋旧桌椅、一个寒酸沙发。任何人来到他家里,都难以置信这是一对传奇夫妻的日常居所。

更料想不到的是,秦含章的书房仅六七平方米。就在这儿,他实践着著作等身的愿望。在秦含章极度狭小的书房内,最显眼的是一张旧书桌。小屋内堆放着各类文稿,连旧书架也塞满了文献和书本。这间陋室仅能包容两三个人,若再走进一两人连身子也转不过来。我便从前亲历过这种困境。

因为重任在肩,秦老迟至82岁才于1990年退休。但他仍然笔耕不辍,决计把一生考虑编撰成书。他80多岁时亲笔编撰成70万字的巨作《新编酒经》,此书出书旋即被业界称之为我国酒文化宝典。继而,他又出书了180万字的《英汉农产品加工科技词汇》和350万字的巨作《国产白酒的工艺技能和试验办法》等,深度参加了《我国大百科全书》的编纂作业。在1998年出书了《酒文化小品集》,长达2132页的书中,记叙了酒文化的各类前史常识,且汇集了自己创造的数百首以酒为体裁的诗词以及书法著作。

颇不可思议,年届93岁高龄的秦含章,又亲笔编撰成数万字论著——《白酒春秋——我国蒸馏酒演化及发展趋向》,猜测了我国白酒的未来趋向。我个人颇有幸的是,以上著作秦老通通亲笔签名送我,使我感谢莫名。

外人不知,秦含章的写作颇多困难。他右眼早在“文革”时因黄斑出血未能得到及时诊治而几近失明,左眼视力也早已虚弱多年。但他仍然写作不断,而往往要左手持10倍放大镜叠加一同,右手执笔写字,致使双眼疲惫之极,不得不写一瞬间停下来歇息一瞬间,再持续勤劳笔耕。

意志坚强的秦含章,因为用眼过度,导致双目视力日薄西山,每页纸上仅写数十个大字才看得清楚。但是,频经艰苦尽力,秦含章编撰的350万字巨作《国产白酒的工艺技能和试验办法》又倏然面世。手捧着散发着油墨幽香的新著,秦含章坦言:我要把一生经历,完好记录下来,作为仅有产业传诸后人。

秦含章不愧为我国现代酒文化的重要创始者。他担任我国食物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协会名誉会长,还应邀参加《我国大百科全书》编纂作业。他被业界称为“研讨我国酒文化第一人”。据统计,秦老迄今编撰论著40多部,近6000万字。对此巨大数字,我不太信任,请其家人核对无误,才写入文内。无疑,秦含章可谓一位勤勉而多产的长命学者。

一生奉献给酿制业暨酒职业的秦含章,早已被公认为业界“权威”。2005年,我国酒业协会在北京人大会堂举办盛大大会,赞誉以秦含章为代表的十六位特别贡献奖荣获者。

而足令秦老欣喜的是,2018年11月,我国酒业协会、江南大学、我国食物发酵工业研讨院联合多家我国知名酒企建立了“秦含章基金”,以奖赏我国酿酒及生物酿制范畴的优异人才。

现在,先生已逝,精力长存。

呜呼,人间再无先生在,安得斯人共一觞。

(本文作者贾英华,系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晚清研讨学者。此文感谢秦含章之子秦大文帮忙并供给相关材料)